艺馨学工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皂角树下 |《浪潮之下的陈山口》获百家·春秋口述历史计划优秀纪录短片奖

信息来源: 作者: 审核人: 倪文豪 发布日期: 2019年03月24日 18:26浏览次数:


郭亦辰(工设152班)

曾任皂角树下文化创意中心主席

院学生会副主席

中国图库、山东新闻网签约摄影师

曾获24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赛区优秀奖,2016年山东省大学生心理微电影大赛二等奖,2017年山东省大学生心理微电影大赛三等奖等。

 

《浪潮之下的陈山口:THE LONG WAY HOME》电影海报

 

●剧情简介●

「陈山口村」是泰山脚下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山村,这里的村民大多以打渔、耕地为生。自村落形成后的600多年来,仅记录在册的因黄河泛滥导致的洪涝灾害就高达180多次,流离失所的人民被迫迁往关东等地区以求生存。而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村民中也不乏参加抗日、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的战斗英雄。无论天灾还是人祸,世代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不舍故土,一直坚守在这片土地上。随着黄河滩区移民避险工程的推进,终于,这个村落还是迎来了消亡的命运……


●影片欣赏●

《浪潮之下的陈山口:THE LONG WAY HOME》正片

●签约&获奖●

2018年初,他作为甲方与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签约,合作完成了关于他家族变迁的纪录短片——《浪潮之下的陈山口:THE LONG WAY HOME》。该影片成功入围「百家·春秋口述历史计划」全国前十五名,被授予「优秀纪录短片奖」,并受邀参加第四届国际口述历史项目展。

百家·春秋计划组委会&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颁发的获奖证书

郭亦辰团队及艺术学院团委吴珊老师作为项目代表受邀参加第四届国际口述历史项目展并进行现场讲解


口述历史国际周

为口述历史国际周的重要环节,口述历史之夜——口述历史国际周2018特别发布会9日晚顺利举行,可容纳400人的中传讲堂济济一堂,来自五湖四海的嘉宾、媒体共同见证了这一重要时刻。

 发布会上,中国传媒大学校党委书记陈文申、《浪潮之下的陈山口》监制李宇宏老师先是肯定了口述中心现有成就,又对今后发展寄予厚望。南非科学院院士Keyan Tomaselli口述历史在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致辞。在活动的最后环节,崔永元教授在演讲中回顾了自己走上口述历史之路的过程。

2015年至今,国际周已连续举办四届,吸引了十余个国家和地区众多口述历史同仁参与,线上线下百万人次互动,已成为中国口述历史界的年度盛事。 郭亦辰的《浪潮之下的陈山口》能够入选国际,以影像和作者讲述的方式深刻解读家族口述历史,足见这部作品珍贵的价值。


●采访有感

别样烟火

他与传说

有人说,为艺术疯狂的人,身上通常都带着一点遗世独立的清高。可郭亦辰却是个例外,他是个想和黄焖鸡相守一生的理工男;是对生活有着无限热忱的ChicCHEN;是坚信一切付出都有回报的郭亦辰。


玩乐精神

在采访之前观看他的影片时,我就知道他一定是个有热爱力的人,不然不会独自完成这样一部纪录片。随着访谈的深入,我渐渐走进他的生活,听他讲述拍摄过程中的趣事,感受他因用镜头见证摄人心魄的美丽而产生的欣喜,我才知道热爱力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可以触动灵魂深处的玩乐精神


人生不设限

在我看来,所谓天赋,都来源于背后的努力。他一直强调年轻人要不断尝新,不要给人生设限,要多去尝试不一样的自己。或许正是这种勇于突破自我的精神成就了现在的郭亦辰。


口述历史之路

不解之缘

今年年初,郭亦辰应邀参加学院内举办的口述历史活动,那是他与口述历史的初见,像一个莽撞的推门者,不经意间来到了一片新的天地。后来从拍摄到签约再到获奖,他与口述历史的故事又缓缓展开。 或许地图上已再也找不到陈山口村,但其所承载的一切都已被人深深铭记。


跌跌撞撞

问:请问你在拍摄过程中都遇到过怎样的问题?

答:问题太多了,作为一个漂泊在外的异乡人,从未接触过这段历史,把控不住时间线,不知故事的起点和终点。

问:听说你剪辑的时候很遇到不少困难?

答:要把4小时的片子剪到4分钟,需要很大的耐心。之后把样片给老师看,又受到了很犀利的批评,半年内改了无数次。

问:你作为记录者的身份采访家人时遇到过什么阻碍吗?

答:因为跟村里老一辈的人不太熟,采访过程中总有隐隐的距离感,爷爷和一些长者年纪大了,给予的信息零零散散需要自己补充。

问:从文艺片到纪录片的转型过程中顺利吗?

答:一开始完全本末倒置,用了很多空镜头的技巧来突出形式,却忘了故事的内容才是历史纪录片的灵魂。

问:你在完成这部影片时还有什么遗憾吗?

答:由于时间紧迫,前期准备很不充分。采访前没有了解过这段历史,犯了口述历史最基本的错误,很多精彩的地方没有挖掘到。


破茧成蝶

从刚开始作为一个无知的记录者对口述历史望而生畏,到后来落叶归根作为体验者找到活动真谛,他说在拍摄过程中,收获比预想的多得多。在废墟中的奄奄一息的大黄狗,见面不说话只搓手的村民,这些心灵的暴击让郭亦辰迅速成长。时间不等人,我们要尽快去做,这不论是对个人还是对历史而言都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这次获奖,不仅仅是对自己一次的肯定,更重新认识了他自己,终于找到了浮萍的根。

 

 

郭亦辰的工作台上摆满了搜集来的文史资料


摘自「导演手记」后记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口述历史,因为时间紧迫,前期几乎没有任何准备便投入了拍摄,而当我在采访几位老人,去碰触那段历史的时候,才发现我对这段历史的了解还不够深入,犯了做口述历史最基本的错误,采访过程中也不能很好地引导他们去讲述故事,很多精彩的地方没有挖掘到,这是我的一个遗憾。前期准备不足导致后期返工了很多次,中途几度想过放弃,但家人以及村民们对影片的期待坚定了我继续做下去的信心,激励我一直走到了最后。

通过参加这次「百家·春秋口述历史计划」,个人收获远比预想中的要多的多。这个项目对于我个人的意义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记录这段历史,更能让我深刻的认识自己本身,去了解和传承先人的意志和精神。如果没有这次拍摄,许多关于村庄、关于自己家族的故事可能就再也听不到了。在我整理这篇手记的同时,陈山口村已经消失在了地图上,希望人们不要忘记这个村落,还有这个村落里曾经发生过的许许多多的故事……

最后,特别感谢香港城市大学的李宇宏老师对影片悉心的指导,感谢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周莹老师、于涓老师以及我的家人和朋友们,谢谢大家!

郭亦辰

2018617 星期日

●结语

郭亦辰在采访中说自己的根在陈山口,总有根无形的线将他从远方拉回故乡。此次影片获奖,或许只是他的一个起点。他想通过无数个小人物来反映大时代浪潮迭起;他想通过记录一个村落消亡的过程致敬那段坚贞岁月;他想让更多人通过口述历史铭记自己的根;他想通过这部纪录片呼吁当代大学生莫忘家族历史,时刻谨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去思考我要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