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馨学工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红色家书诵读【第一期】陈毅安致李志强的书信

信息来源: 作者: 审核人: 倪文豪 发布日期: 2019年03月22日 08:52浏览次数:

 

编者按

 

总有一种精神,让我们泪流满面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执着坚守

 

红色家书,是一封封感人至深的书信,也是一段段刻骨铭心的事迹,讲述人间大爱,传递革命大义,让我们感受到穿越时空的家国情怀。

今天,皂角树下文化创意中心推出“传承红色基因,牢记青春使命”红色家书诵读会第一期——陈毅安致李志强的书信《实现我们真正的恋爱》。

 


陈毅安

职业:军事家

毕业院校:黄埔军校

湖南湘阴人。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后到汉阳兵工厂从事工人运动。1925年秋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先后任国民革命军教导师第三团连党代表、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辎重队长。

9月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随部到井冈山,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连长、营长,参加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28年4月任红四军三十一团副团长兼一营营长,率部参加扼守七溪岭、攻打龙源口、围困永新城等战斗,指挥了黄洋界保卫战。1928年11月,率部迎接由彭德怀等率领的红五军上井冈山。红四军主力向赣南、闽西进军后,随红五军和红四军一部留守井冈山,任红五军副参谋长、参谋长。

后在作战中负重伤,转移到湘阴养伤。1930年6月伤愈后,即告别老母和新婚妻子,重返战场,任红三军团第八军第一纵队司令员,长沙战役中任前敌总指挥。7月27日率先头部队首先攻入长沙市区后敌人向长沙城反扑,率部与敌激战。8月7日凌晨,在掩护军团机关转移时,壮烈牺牲,时年25岁。

 

陈毅安致李志强的书信

《实现我们真正的恋爱》

 

我最亲爱的承赤妹:

心如刀割的我,今日安抵衡州了。轮船中的生活,我来叙述一下,想你所过的生活虽然不同,而你的心也必有同情之感,因为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而况如花初放的我们呢?

  我怕听流水澎湃的怒潮声,也怕看船头晶晶似的明月,更怕听旅客中谈论青春年少的乐趣、生别离的悲哀。有时请伴侣唱戏以作乐,但无从欢乐起,有时暗自悲伤,又恐怕他人笑我没有革命的勇气而不敢流泪。总而言之,这几天我非常烦闷,此种情况,非笔墨所能形容了。唉!情魔情魔,你把我们的革命性消磨了。我们是有阶级觉悟性的青年,担负了世界革命的重大使命,我们难道恋恋于儿女的深情吗?没有一点牺牲的精神吗?我们绝对不是这样!我们都是受了马克思主义深刻的训练的,他早已告诉了我们:“资产阶级已将家庭的面帕扯碎了,家族关系变成了单纯的金钱关系”“儿女的深情早已在利害计较的冰水中淹死了”。在私有制度未打破以前,一切关系都是经济的关系,我们虽有许多恋爱的关系,但是离不掉这个刻薄寡情的现金主义的社会。事实上告诉了我们,假若我在长沙伴着你,我的宝贝,我的心爱,拥抱着你,给你几个甜蜜的KISS,快虽快乐,但生活马上发生问题。你来韶州吗?工作虽有做,经济不至发生问题,但青春年少的我们,在一起也不大很好,卿卿我我,我永远爱你,你永远爱我,弄个不得清白,一定会把革命工作抛弃了。我们不独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党,并且党也不许可我们有怠工的现象,而况关山千里,交通不便,一旦军队开动,困难问题又临头了。思前想后,除了我们努力革命,再找不出别的出路。把一切旧势力铲除,建设我们新的社会,这个时候才能实现我们真正的恋爱,才不是经济的关系了。最亲爱的妹妹:你不要畏难吧!十八层地狱底下的中国,今日也得见青天白日了。眼见得帝国主义、军阀及一切反动势力快要到坟墓里面去,一钱不值的我们也要做起天下的主人了。努力努力!前进!前进!我们的目的地终会达到啊!

  最亲爱的妹妹:我知道你是舍不得离开我的,也知道你是很难过的,但是受革命驱使的我们,说不得这样多了,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我希望我们的军队开至前方,不开至前方,在八、九月也要回来同你见一面啊!或者我们的问题在那时也可设法来解决,你安心吧!你不要时常念着我,你去努力革命工作,你才是真正的爱我。至于我咧,我是水远爱你的。我的行动,可以说是党的行动。我不是自己吹牛,你看我纸烟都不吸了,我的恶习可以说是铲除了的,这也不要你操心。我的头痛了,不能多写,以后再说罢,就此少陪。顺祝!

  革命敬礼!

毅安启 于衡州舟次,定明日出发

一九二七年五月十日

一封无字信,一生未了情

 

陈毅安与李志强的通信来往就这样持续下去。为他们两地书画下终点的,是一封无字信。

1931年3月的一天,李志强接到了一封信。信封上是陈毅安的手书,看到这熟悉的字迹,李志强欣喜万分,她小心翼翼地抽出信纸——竟然是空白的!她把信纸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没有字,真的没有字!顿时,她感到天旋地转,不禁失声恸哭……

原来,陈毅安曾和李志强相约:“如果我哪天不在人世了,我就会托人给你寄一封不写任何字的信去,你见了这封信,就不要再等我了。”

在收到陈毅安的无字信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志强都不愿相信爱人已经牺牲,继续锲而不舍地多方打探爱人的消息。1937年9月,李志强怀着希望,寄了一封挂号信给延安八路军总指挥部,20天后,收到彭德怀副总司令的亲笔回信:“毅安同志为革命奔走。素功卓绝,不幸在1930年已阵亡……”

 

传承红色基因,牢记青春使命

 

烽火连天的革命战争年代,革命英烈不仅仅满怀鸿鹄大志和革命豪情,还对自己的恋人、亲人饱含着柔情蜜意,陈毅安向妻子李志强倾诉的相思牵挂和畅谈的革命理想,承载着战火的记忆,也饱含着理性的纯情。然而在那个年代,是需要有人流血的。民族大义不得不使他们把私情抛却,一句“我们难道恋恋于儿女的深情,没有一点牺牲的精神吗”便是此生宿命。

诵读《实现我们真正的恋爱》,抚今追昔,钩沉史海,我们青年学生不仅要向革命先烈表示崇高的敬意,永远怀念他们、牢记他们,更要永志不忘他们为之流血牺牲的伟大理想,传承伟大的红色基因,汲取无尽的前行力量。

见信如唔